我要出租自己|正文 第249章 伟大的父亲

推荐阅读:从仙侠世界归来都市超级小医圣一锅鲲鹏炖不下大国之巨匠我是堡主大人老衲要还俗传奇再现重生之警界传说还看今朝重生之胆大包天
    方以晗从男人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的时候,愣了一下:“这是……录音笔吗?”

    林小易不由自主眯了下眼睛,戴着手套忙把这东西拿了过来研究了一下。

    突然,一道女人诡异惊悚的哭声传了出来。

    方以晗冷不防都被吓了一跳。

    林小易急忙把它关掉了:“果然是这样,村民们半夜里听到的诡异的声音,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昨天夜里我就想找他,但是没找到。”

    “这东西居然在他身上?”方以晗有些意外:“难道说……这个闹鬼事件就是他搞出来的?”

    林小易稍微研究了一下,便把它还给方以晗,放在了塑胶袋里。

    “你说的当然有可能。”林小易说道:“但也不能排除,他先找到了这个东西,发现了凶手的秘密,于是凶手一不做二不休起了杀心。”

    方以晗点了点头,推测道:“还有可能是凶手下了杀手之后,又把这东西放在他口袋里的,故意混淆我们视线。”

    “你说这两个案子的凶手是不是一个人?”林小易问道。

    “可能性很大。”方以晗轻声道:“这两个受害者的致命伤都一样,都是心脏被刺,最后的表情也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上一个死者,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致命伤是心脏被刺?”

    方以晗想了一下才道:“当时同事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就看到受害者浑身是血,但如果只凭看,也不好分辨致命伤是在哪里。”

    “所以围观的村民至少知道他受了刀伤?”

    “你觉得以村子里这几天传的那些让人人心惶惶的消息来看,他们会觉得这是刀伤吗?”

    “不然他们觉得……鬼咬的?鬼撕的?”

    “我觉得真有可能是这样。”

    “所以……反正知道他身上有血的村民有很多就对了。”

    方以晗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从刀伤这一点排查,但这条路行不通,知道他身上有血的村民很多。村子里出了这种事,警察来之前死者旁边就已经围了一堆人了。”

    林小易轻吐口气站了起来,这办案真是个麻烦事儿。

    就眼下这个案子,感觉也不太好查。

    嫌疑人自然是有的,比如白天那几个不肯拆迁,和男人有口角甚至还动手了的人。

    只是光怀疑人家肯定不行,得有确凿的证据才可以,找不到能让人伏法的证据,再怀疑也没用。

    但这可不是电视剧,电视剧里凶手总会专门留点线索给主角,然后让主角去顺藤摸瓜。

    林小易低头时,看到另一个警员正在检查男人的手指,大概是想看看他指缝里能不能找到线索。

    比如抓到了凶手皮屑什么的,不过看警察的样子,貌似没什么结果。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们今晚肯定有得忙了。”方以晗抬头小声道:“而且你一直在这里似乎也不太好,毕竟你不是警察呀!”

    “行吧!那我就不打扰了。”林小易点了点头,转头看到许芳馨一个人呆在旁边,似乎还在默默流泪。

    他本来想上去安慰几句,但刚好有警察走过去了,大概是想向她了解一些事情。

    反正现在在场的村民,都被警察问过了。

    林小易见状便不上前了。

    只是看到自己手上还沾了一些血,林小易想洗一下,便朝那个送饺子的男人走了过去:“兄弟,能去你家院子里洗下手吗?”

    “哦……”男人回过神,目光从许芳馨身上抽了回来。

    林小易就算再傻也能看出来了,这家伙对许芳馨很关心。

    至于是邻里朋友间的那种关心,还是对情人的那种关心,林小易就不太清楚了。

    不过感觉,应该是后者,毕竟都是二三十岁的人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纯洁的男女关系,有那些想法也很正常。

    但是这个人,明显是有一些嫌疑的。

    来到院子里,男人递了块香皂给林小易。

    “今天这件事,你怎么看?”林小易随口问道,多少有试探他的意思。

    “要么是喜欢芳馨的人,要么是不想他拆迁的人,应该只有这两种可能了。”男人面无波澜地道。

    “你喜欢芳馨吗?”林小易直接问道。

    男人愣了一下,盯着林小易的眼睛,随后有些感慨地笑了笑。

    “不瞒你说,其实我和芳馨有亲戚关系,我比她小几个月,应该叫她姐姐,虽然这亲戚是八竿子才打到的关系,但毕竟是有亲戚啊!”

    “我问你喜不喜欢她。”林小易不接他的话。

    男人垂着眼睑,沉默了一瞬,片刻才抬头:“喝两杯吧!”

    他这个样子让林小易觉得,十有**真是他了。

    “行,来吧!”林小易点了点头。

    至于车子,他打算待会儿让方以晗来开。

    随后跟着男人朝正屋走去,林小易看到,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上趴了好几只苍蝇。

    男人注意到了林小易的视线,挥了挥巴掌把苍蝇赶走:“这天气,苍蝇还是多,你先坐一下,我去拿酒。”

    林小易没有说话,安静地坐在了椅子上。

    男人拿了半瓶白酒,两个酒杯和一盘凉菜。

    两人碰了一杯,林小易只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

    男人却闷了半杯,显得心事重重:“我喜欢芳馨,可我跟她有亲戚关系,我不可能娶到她的,唉……”

    “所以你很讨厌她前夫吧!”

    “对。”男人点了头:“坦白说,他应该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之一了,看到他我就止不住愤怒,娶了芳馨,却不好好珍惜,因为他,芳馨当初还差点自杀,现在他又要回来折腾芳馨,真的太不要脸。”

    “可这也不是杀人的理由啊!”林小易轻声道。

    男人望了林小易一眼,浑浊的眼睛微微泛红。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又和林小易碰了一下。

    “但我没想到,芳馨却为了他哭了。”男人皱着眉,似乎无法理解许芳馨的举动:“这个给她带来过伤害的男人死了,以后也不会再来找她麻烦了,就算芳馨没有很开心,也不应该因为他哭吧!”

    林小易沉默了一下:“所以你看到许芳馨的眼泪后,突然意识到,是自己太冲动了,你以为你帮她铲除了祸害,但这却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男人没有接话,自顾自又斟了一杯酒。

    林小易心底轻轻叹了一声,遥望着屋檐下的夜空,深深抿了一口辛辣的酒。

    男人站了起来,回头望了眼颇为简陋的屋舍,有些感慨:“还好,我也没讨媳妇……”

    随后男人放下酒杯,朝林小易涩涩地笑了笑:“走吧!”

    说完,男人便朝屋外走去。

    林小易忙跟了上去,只见男人走到了方以晗和两个警察身边,和他们说了些什么。

    而后林小易便见方以晗朝他投来了有些意外的目光。

    林小易差不多也明白了,他应该是自首了。

    “这两个人都是我杀的。”说出这些,男人的情绪反倒平静了:“因为他们伤害了芳馨,我看不过去就替她出头了,当然这和芳馨没关系,她不知道这些事……”

    ……

    林小易走到了许芳馨跟前,她的状态比方才稍好一些了,只是眼眶还有些红。

    “节哀顺变吧!”林小易轻声道。

    “其实我……没什么可伤心的。”许芳馨抹了抹眼睛:“就是觉得……两个人毕竟在一起过……而且,就算是个陌生人去世了,看到了心里也会难过的……”

    “那如果他这次大难不死,你会和他复合吗?”林小易问道。

    “不会。”许芳馨摇了摇头:“这和爱情无关了。”

    就在这时,方以晗过来拍了拍林小易的肩膀,示意他离开一下。

    林小易便和她走开了几步:“他自首了?”

    “对。”方以晗点了点头,叹了一声:“两个都是他杀的。”

    林小易沉默无言。

    “你说他为什么会突然决定自首了呢?”方以晗有些不解。

    林小易闻言,不由自主望了低着头沉浸在淡淡悲伤中的许芳馨一眼,感觉应该和她有一点关系吧!

    “我也不好说。”林小易摇了摇头,又道:“现在是怎么办?也这么晚了,你们可以收队了吗?”

    “差不多可以了,同事在向他简单的了解一些情况呢!”方以晗晃了晃脑袋,现在只剩感慨了:“没想到这件案子以这样的结局收尾。”

    “至少你们不用这么费劲了。”

    “是啊……”方以晗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本来还想从他通讯记录里看看有没有结果,现在看来也不用了。”

    “我瞧两眼。”林小易有些好奇地把手机拿了过来。

    “以晗。”就在这时,一名警员快步走了过来:“过来一下。”

    方以晗愣了一下,感觉是有什么事情,朝林小易摆了下手便跟警员走开了一些。

    “你刚刚走早了,还有一些事情。”

    “什么?”

    “刚刚这个受害者确实是他杀的,但第一个受害者,很多口供对不上,有问题的。”警员说道。

    方以晗愣了一下:“第一个不是她杀的?”

    “看样子应该不是。”警员轻轻点头,小声道:“不过他说他愿意认罪……要是就这么结束了,咱们确实就省事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既然有问题,那就重新查呀!真把他当替死鬼吗?”方以晗轻吐了口气:“我们现在应该想想,他为什么愿意替这个人顶罪。”

    警员没说什么,其实他有点犹豫,一边想就这样让他顶嘴完事儿了,一边又担心万一露馅就麻烦了。

    “继续查吧!他既然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方以晗叮嘱了一声,又快步回了林小易旁边:“又出叉子了,第一个人不是他杀的。”

    “我也知道不是他杀的了。”林小易轻声道。

    “什么?!”方以晗惊了,你怎么这么牛批!

    “是他杀的。”林小易指了下地上被盖住了的前夫的尸体。

    “他……他?”

    “你看下这个。”林小易把前夫的手机放在了方以晗面前,是微信好友聊天界面。

    “y-lve?”方以晗微微皱里下秀眉:“这个备注……是他情人吗?”

    “可以说是他情人。”

    “啊……”方以晗更加无语了:“他有情人,还回来缠着前妻?”

    “你误会了,我想说的是,女儿可以说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这是他女儿?”

    “对。”林小易点头:“这个头像是念露,因为我也有她的好友。”

    方以晗急忙看了这一段的聊天内容。

    y-lve:【那个人好讨厌,晚上就来敲我家的门,妈妈不喜欢他。】

    男人:【这人是个坏蛋,告诉妈妈千万不要给他开门。】

    y-lve:【可是我不想看到他了,他还摸我的屁股。】

    男人:【[愤怒][愤怒]】

    男人:【放心,坏人会有恶报,他做得坏事多了,老天爷都会收拾他的。】

    y-lve;【真的吗?】

    男人:【真的!老天爷会主持公道的,相信大哥哥!】

    “大哥哥?”方以晗愣了一下。

    “上面的记录我也看了,他和念露接触的时候,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念露也只把他当成大哥哥。”

    林小易轻声道:“他肯定是担心,如果自己透露了身份,许芳馨不会让他和念露接触的,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每天才能和自己女儿聊聊天。”..

    方以晗点了下头:“然后有一天,他知道女儿被一个恋童癖盯上了,这个人不仅死乞白赖缠着他前妻,还性骚扰他2岁的女儿,这就是个畜生,于是他出手了。”

    “同时他还希望公司能拆迁三溪村,让日子辛苦的许芳馨在经济上好过一些。”林小易说道:“但是老板嫌弃三溪村的地理位置不太好,于是他开始利用鬼神之说吓唬村民,这样可以压低三溪村的拆迁补偿,老板发现补偿低了,最后才同意了拆迁三溪村。”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吧!”方以晗望了眼地上安静躺着的男人,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不管怎么说,在我眼里他都是个伟大的父亲。”

    就在这时,方以晗手中的手机忽然来了条微信,这手机是男人的。

    微信是y-lve发来的:【大哥哥,我醒了没看到妈妈,你睡了吗?】

    看到这条微信,不知为何,方以晗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这条普通的消息。

    “妈妈……”

    不一会儿,沈念露还是跑到了这里,因为只有这边有亮光。

    “这里。”许芳馨急忙应了一声。

    沈念露扑到许芳馨怀里,有些好奇地望了眼躺在地上的男人。

    因为男人的尸体被盖住了的缘故,她并不知道那是她爸爸。

    “这是……什么呀?”许芳馨的表情有些好奇,也有些紧张。

    林小易和方以晗对视了一眼,心底有些感慨。

    他为她们母女俩做了这么多,最后还搭上了自己的命,但她们却什么都不知道。

    ……
我要出租自己无弹窗http://www.freshxs.com/dushi/woyaochuzuziji/,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要出租自己http://m.freshxs.com/dushi/woyaochuzuziji/我要出租自己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我要出租自己》版权归原作者五陵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国之巨匠重生之警界传说重生之胆大包天全球高武我可是女神得不到的男人修真还行修仙之重生仙帝一锅鲲鹏炖不下我是堡主大人我的冷艳总裁房客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