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必读!朱民最新重磅演讲:2019年我们面对的未知市场 -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12 04:21:10   浏览次数:292

  “金融市场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这是我们当初不敢想象的。而201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个年份使人们困惑,困惑在于我们看到了风险,看到了低利率、低通胀、高流动性的现状,但我们却不一定能把握住贪婪与恐惧的平衡点。

  在今日(1月11日)举行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IMF前副总裁朱民发表了题为《危机10年我们面对的未知市场》的主旨演讲,深刻总结了2008年~2018年这十年间,金融市场的巨大变化,并提出了对2019年的猜想。

  图片来源: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利率将不再成为影响世界的根本因素

  朱民认为,2019年,美国利率走向将不再成为影响世界的根本因素,“美国经济增速已经从2.8%左右降到2.3%左右,因此美联储不会大幅加息,美国的利率水平和资本流动水平有望保持在相对缓和的状态。”

  当美元利率不是2019年关键变量时,整个金融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变得更为重要了;而且在美元波动的时候,不同的结构会有不同的传导机制。所以2019新年初始,人们更需要关注金融市场的结构性变化——金融市场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这是当初不敢想象的。

  第一是全球金融债务持续上升。2008年全球总债务是85万亿美元左右,2017年末增长到140万亿美元左右,这是金融监管面临的背景环境。

  第二是危机之后,股市不断创新高。2008年以来,全球的经济增长速度不仅低于危机之前十年的平均水平,且低于危机前三十年的平均水平,股市可以如此高涨就是因为流动性。当然,2018年美国股市进入了大幅度的调整、下跌,技术调整是否完成,压力是否已经释放了?朱民的看法是没有,因为美国股市估值仍然很高,但上市公司无法保持高速盈利增长,缺口很难收拢,股市的波动不可避免。

  第三,银行变得越来越健康,银行的资本金上升,这是危机以来最大的变化,因为危机从银行开始的。但是,保险业进入了全面的困难之中,资产管理公司迅速增长。资产管理公司的增加表明了市场对资本市场的需求,但改变了流动性机制。市场的流动性通常由银行主导,因为在危机的时候,银行有它的客户、有意延伸;但资产管理公司和客户的关系是不一样的,当危机和波动来临的时候,资产管理公司一定是第一个退出市场,而不是做庄者。朱民指出,金融集中度已经变成了非常不稳定的因素,整个金融风险从银行业走向保险业,走向基金业,走向影子银行,而这些非银行业的集中度大大加强了,改变了整个金融市场的结构和流动性传导机制。

  第四,外部经常账户失衡缩小,资本账户失衡扩大。2008年的危机是由贸易引起的,危机以后全球贸易盈余和贸易逆差规模都在缩小。但意外的是,全球资本账户失衡持续扩大,净流出占GDP的比重从11%、12%左右扩大到20%左右。朱民认为,“这表明全球资本的流动规模越来越大,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影响着今天的全球经济金融,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最为困惑的经济改变现象”。

  2019年寻找贪婪和恐惧的抉择点

  朱民认为,2019年全世界最大的变量是通货膨胀。“这是最受关注的变化,也是最为重要的变化。因为通货膨胀的变化,改变了市场预期,改变了成长,也改变了政策利率水平。”

  他指出,目前的情况是,仍然是低利率,仍然是低通胀,但全球的流动性仍然宽松——也就是说,资金仍然是宽松的。所以,2019年贪婪和恐惧的抉择点就在这里,“我们都看到了风险,但是利率水平仍然低,通货膨胀水平至少现在来看也还是比较低,究竟该如何平衡?这是对每一个投资者的根本考验。”

  如今,全球联动性特别强,要涨一块涨,要跌一块跌,这是因为全球金融增长传导性机制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以前是自上而下的传导,现在是自下而上的变化,个体行为总和形成了宏观市场的波动,这是一个根本的变化,就是因为信心以及人性。无数人都在同一时点做同一个决策——总需求变化了,整个市场瞬间也就变化了。我们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哪一片叶子动了,风就已经起来了,把我们所有人卷入,我们所有人都是动的叶子。”

  2015年美国股市大跌,标普500指数竟然出现了高达5.6个标准方差的波动,甚至超过了2008年、仅次于1928年,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但最后证明只是一次大的波动。不过,在波动来的这一秒钟,你唯一不知道的这只是一个波动,还是在下一秒会彻底变成一个危机。但过去之事俱往矣,我们仍然不知道,当下一次股市发生急速下跌时究竟只是一个波动,还是一个危机的前沿?这是今天金融市场最大的挑战。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DF392)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最新影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