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蓑衣|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朋比为奸(一)

推荐阅读:道满影穿全明星浪迹在诸天掌门要逆天洪荒之逆天妖帝太极真神道术达人崩坏神话苍穹之上重生都市仙君
    南陲有国,名曰大理。

    大理有府,名曰威楚。

    威楚有山,名曰哀牢。

    哀牢山,自西北向东南延绵千余里,地势险峻,茂林丛生,山中飞禽走兽、奇花异草不胜枚举。

    山峦之中有一高峰,名曰“大磨岩”,因其虎踞龙盘,山水相依,故而取“水陆交融”之意,又有“水行中龙力大,陆行中象力大”之言,故而别名“龙象”。

    武林四大异教中,最为清高的门派“龙象山”,正隐匿于此。

    龙象山上有圣主,四大护法,下有十大无常,龙象百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弟子。

    论人数、规模,龙象山远不如江湖中的其他门派,甚至不如一些绿林匪帮。但值得一提的是,凡入龙象山者,武功皆是不俗,因此就连龙象百使,其武功也足以比肩六大门派的关门弟子。

    龙象山一向自视甚高,不屑与江湖诸派为伍,多年来自成一家,自诩超凡脱俗,笑傲天下。

    正因如此,武林各派与龙象山皆无太多交集,平日里更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其道,互不干涉。此次,若非龙象山插手颍川潘家之事,洛天瑾也绝不会将矛头指向大理。

    依照龙象山的规矩,每月初一,山中弟子皆要在大磨岩举行祭祀仪式。

    一者,祭天地万物,二者,祭龙象圣祖,三者,祭派中故人。其中,龙象圣祖正是龙象一派的开山祖师,云泓一。

    十二月初一,龙象山内一切如常。

    上午,祭祀过后,唐轩奉命将颜无极单独请上大磨岩,于龙象祠堂内,与龙象山圣主单独一见。

    ……

    一个月前,颜无极等人于入川必经之地设伏,从唐寂、唐修手中救出唐轩师徒,而后一行人马不停蹄地赶奔大理,于七日前踏入龙象山。

    之后,颜无极一直被安顿在客房歇息,既见不到龙象山圣主,亦见不到有人接待。虽然一日三餐被人悉心伺候,但却没有一个主事之人前来拜会。

    唐轩曾亲口允诺,为颜无极引荐圣主,但进入龙象山之后,却一连数日杳无音讯,此事惹的龙羽、胡震几人颇为不满。

    对此,颜无极却是不急不躁,颇有耐心。他知道,唐轩定然已将自己的来意,如实告知龙象山圣主。至于一连数日的悄无声息,并非龙象山圣主故意摆架子,而是在反复思量,权衡利弊。

    颜无极断定,当龙象山圣主决定见他之日,便是告知他答复之时。

    对于名震天下的江湖枭雄而言,一切“据理力争”皆是枉费唇舌,一切“花言巧语”更是一纸空谈。其中的利弊得失,胜负优劣,彼此早已洞悉一切,了然于胸。

    因此,龙象山圣主不急着与颜无极见面,颜无极同样耐得住性子。

    相反,此事拖的越久,说明龙象山圣主考虑的越周全,颜无极达成所愿的机会也越大。

    ……

    时至今日,唐轩不请自来,奉龙象山圣主之命邀颜无极单独一见,而且将见面地点选在龙象祠堂,其中深意,不足外道。

    龙象祠堂建在达摩岩顶,乃哀牢山最高处,昼夜云雾缭绕,春秋紫气东来,伸手可触天穹,曲指可摘星月,堪比洞天福地,桃源胜境。

    偌大的广场之上,左首倚天楼,右首摘星阁,正中的龙象祠堂,宏伟壮观,高耸入云,正门之上那块高高悬挂的巨匾,令人望而生畏,浑身战栗。

    匾额上,龙飞凤舞三个古朴大字“龙象祠”,更显几分肃穆之气。

    在唐轩的指引下,颜无极迈过近乎膝高的巨大门槛,步入黑琉璃铺地、金粉刷墙的偌大祠堂。

    祠堂正中,是一座高不见顶的牌位山,山腰处摆设一尊云泓一的金身雕塑,下设供桌三张,每一张皆有丈八之长,上面摆着各色供品数十样。

    自灵牌至供品,皆是光鲜至极,一尘不染,由此不难看出,龙象山恪守祖制,敬畏先人的规矩定然十分严苛。

    此刻,一位身着黑袍,脸戴金色面具的魁梧男人,正静静地站在桌前,似乎在专程恭候颜无极的大驾。

    金色面具几乎遮住他的整张脸,只露出眼睛、鼻孔和嘴,令人看不见其庐山真面。

    见状,颜无极不禁眉头一皱,朝金面人微微拱手,道“敢问……”

    “在下是龙象山圣主,云追月。”颜无极话未出口,金面人已然开口作答,“久仰颜岭主大名,今日一见,云某三生有幸。”

    云追月的声音干瘪而嘶哑,甚至字句之间还有些走音,令人听了十分别扭。他的嗓音不像人声,更像是野兽的嘶鸣。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如倒刺般划过人的耳朵,可谓难听至极。

    “原来是云圣主,幸会!幸会!”颜无极心中诧异,但表面上却装作波澜不惊,缓步上前,在距云追月五尺之地站定,与其迎面而视,张弛有度,满面从容。

    “云某说话不喜欢兜圈子,今日我将颜岭主请来,是想告诉你……”云追月的眼白混浊,眼珠有些微微泛黄,看上去十分骇人,“我对颜岭主的提议,很有兴趣。”

    “哦?”闻言,颜无极稍稍一愣,随之面露诧异之色,狐疑道,“云圣主的意思是……你答应参加明年的武林大会,前往华山之巅与江湖群雄一争高下?”

    “准确的说,是和洛天瑾、金复羽争夺武林盟主之位。”云追月撕裂般的冷笑,令人毛骨悚然。

    “此话当真?”颜无极将信将疑,反问道,“难道云圣主不想先听听我开出的条件?”

    “不必。”云追月缓缓摇头道,“与其让你开出条件,不如由我提出要求。”

    “也好!”颜无极点头道,“请云圣主直言不讳,只要颜某力所能及,定当竭尽所能。”

    “让我出山帮你对付洛天瑾和金复羽,只有三个条件。”

    言至于此,云追月缓缓伸出三根手指。奇怪的是,他的手上竟戴着黑布手套,一个大男人,竟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比女人还保守,着实令颜无极摸不着头脑。

    “哪三个条件?”

    “第一,蒙古南取大宋之后,我依然要做武林之主,并且我要蒙古大汗提前写好诏令,承认我的江湖地位,尔等入主中原后,不得与我为难。”

    “这是自然。”对于云追月的第一个条件,颜无极不假思索便已欣然允诺,“只希望在我蒙古大军南下之时,云圣主能举中原武林之力,与我蒙古铁骑里应外合,一举剿灭宋廷。到时,莫说让你做武林之主,就算是封王拜相也不在话下。”

    云追月宠辱不惊,对于颜无极的“利诱”毫无反应,径自说道“第二,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江湖之事一概由我做主,江湖中人的生杀大权亦由我一人决断,蒙古朝廷不得干涉,更不得强迫。同样,此事也要由蒙古大汗的亲笔诏令作保。”

    闻言,颜无极不禁眉头一皱,反问道“既已让阁下做武林之主,那江湖之事自然由你决断。这第二条与第一条……岂不大同小异?”

    “非也。”云追月摇头道,“让我做武林之主,和不干涉江湖之事,不可一概而论。我的意思是,即便日后江湖中有人与蒙古大军誓死抗争,宁死不从,我若不想杀他们,你们也绝不能动他们一根手指头。你们攻城掠地的手段,我也有所耳闻,破城之后打砸烧杀,奸淫辱掠,无所不用其极,这种事我有些可以忍,有些不能忍。所以,除朝廷官府的人之外,江湖中人,杀谁?不杀谁?一概由我说了算。如何?”

    “这……”颜无极终于听懂云追月的意思,迟疑道,“依你所言,若真有宁死不从者,我们若不斩草除根,岂非后患无穷?”

    “江湖草莽,岂能与蒙古朝廷相抗衡?谈何后患无穷?”云追月嗤笑道,“这件事,你可否答应?”

    颜无极的眼珠微微一动,狐疑道“请恕颜某大胆揣测,云圣主之所以要掌控生杀大权,可否是……为了保护什么人?”

    颜无极此言一出,云追月的目光陡然一凝,随之一抹难以名状的阴寒之意,瞬间冲破眼眶,直射颜无极而来。

    “颜岭主,此事你能否答应?”云追月对颜无极的疑惑置之不理,一字一句地反问道。

    “我……”颜无极思量再三,最终重重点头道,“颜某自会上奏大汗,以项上人头为云圣主作保,相信大汗定能允诺。只不过……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如遇冥顽不灵者,大汗可以放他们一次、两次,但绝不可能无限放纵。这一节,还请云圣主体谅。”

    云追月目不斜视地盯着颜无极,许久之后,方才若有似无地轻轻点了点头,道“体谅!自是体谅!”

    “如此甚好!”颜无极满意地笑道,“前两个条件皆已达成,不知云圣主的第三个条件又是什么?”

    闻言,云追月的眼中悄然迸发出一抹滔天杀意,冷冷说道“第三,无论明年武林大会的成败如何?我都要借你们的力量,踏平贤王府,让洛天瑾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

    ……

    。
血蓑衣无弹窗http://www.freshxs.com/xiuzhen/xuesuiyi/,欢迎收藏
手机看血蓑衣http://m.freshxs.com/xiuzhen/xuesuiyi/血蓑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血蓑衣》版权归原作者七尺书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崩坏神话太极真神苍穹之上巴山剑场西游之问道长生乱仙万界仙主二青洪荒之妖皇逆天独步昆仑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