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正文 第三八八章 人魔小屁孩的灯下黑,我是来投奔亲戚的

推荐阅读:道满武侠世界侠客行掌门要逆天洪荒之逆天妖帝太极真神系统之掌门要逆天道术达人崩坏神话我真是齐天大圣苍穹之上
    熊孩子么,只是不懂礼貌而已,还真能跟他计较么,秦阳可不是那种人。

    反过来,还要给熊孩子教一下什么叫做懂礼貌。

    要让他顺着心意来,千万别打他骂他,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至于再过些年,熊孩子因为疏于教导,变成了人憎鬼厌的纨绔子弟,走在大街上,随意窥视别人的裤裆,碰到脾气不好的女装大佬硬茬子,因为被人看穿,恼羞成怒,将其当街活活打死了。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秦阳笑呵呵的逗着熊孩子,也不担心自己被看穿了,两门伪装的法门一起用,再加上近来磨砺肉身,将底蕴沉淀,肉身虽然变得粗粝了不少,可本质上却更强了。

    还有血肉之中,还残留着不少的魔手力量,哪里是谁都能看透的。

    虽然这个熊孩子的确有些古怪,秦阳能感觉到,他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法,明明没什么变化,他的目光的穿透力却极强,之前见过的道宫强者,都没有一个给秦阳这种感觉。

    小屁孩没听明白秦阳这话里的意思,倒是那头妖狼,似是感觉到恶意,立刻对着秦阳呲牙咧嘴的发出低吼。

    “小家伙,别对我呲牙,就你这体型和实力,还不够熬一锅汤呢,我都懒得宰了你吃肉,赶紧带着你的小主子滚蛋……”

    秦阳随意的摆了摆手,碰到了随便逗一下就行了,实在是懒得跟一个小屁孩和一个还不够塞牙缝的妖狼一般见识。

    就算是在死海的那段苦日子,吃的海中凶兽都没有一个是身长在百丈之下的,来个妖王,大厨都懒得亲自动手,太掉价了……

    到了南蛮之地,连凶兽王者都吃过,眼界高了,口味叼了,区区一个妖王,早就看不上眼了。

    “大叔,我感觉你的身体好强啊,能不能让我吃了你的心脏?喝干你的鲜血?”小屁孩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一脸憧憬的看着秦阳。

    话音落下的同时,还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逸散开,秦阳与之对视的瞬间,神魂都如同受到了莫名的吸引。

    一种从心底浮现出来的大恐惧,似是山崩海啸一般,侵蚀秦阳的心神和神魂。

    平静的金色神海,骤然泛起一丝丝涟漪,灰蒙蒙的气息,凭空滋生出来,如同一片灰云,遮蔽了神海。

    秦阳只感觉意识一阵昏沉,无数的负面情绪,似是野火燎原,疯狂的滋生,无数心中的恐惧浮现,试图压倒他的意识,压垮他的心绪。

    秦阳感受到那种难以求生的绝望和恐惧,心底无数的念头,压都压不住的浮现,或大或小,尽数是他曾经害怕担忧的事情。

    开箱子开出来的全部都是蓝天白云……

    吃的肉没烤熟,有寄生虫……

    女朋友没有接电话……

    接触尸体会不会感染瘟疫……

    会不会有大佬交战之时路过,余波将他震死……

    ……

    密密麻麻,无数的念头都随之浮现,很多都是秦阳都早已经忘记的东西,今天终于再次浮上了心头。

    眨眼间,秦阳的心绪就被无数的念头淹没。

    而小屁孩舔了舔嘴唇,拍了拍妖狼的脑袋,妖狼一跃而起,越过几个山头,落到了秦阳面前,小屁孩从妖狼的脑袋上跳了下来,迈着小短腿,直奔秦阳而来。

    小屁孩抱着秦阳的大腿,往上爬了一段,然后一口啃到秦阳的脖子上。

    “嘎嘣……”

    小屁孩嘴里淌着鲜血,一脸懵逼,张口一吐,嘴里两颗崩断的门牙跌落。

    而这时,秦阳空洞的双目恢复了焦距,单手拎着小屁孩的后颈,将他拎起来,目光冰冷一片。

    “没想到啊,马上就要到了,最后动用真元,却是因为一个小屁孩,差点阴沟里翻船了……”

    小屁孩愣愣的看着秦阳,不明白为何秦阳没有受到影响,而且他现在的眼神看起来好可怕。

    一旁的妖狼,见到秦阳恢复了过来,又拎起了小主子,勃然大怒,长着嘴巴就向秦阳咬来。

    三十丈长的庞大身形,它的一颗獠牙都比秦阳还要大。

    阵阵腥风袭来,秦阳单手拎着小屁孩,反手将其塞到妖狼的嘴巴前。

    妖狼大惊,连忙停了下来,可就在这时,秦阳一跃而起,一拳轰到妖狼的鼻子上。

    “轰!”

    巨力爆发,一道涟漪逸散开来,妖狼庞大的身躯,化作一道残影倒飞了出去,连续撞塌了三座三头,才跌倒在山坳里,哀鸣不断,半张狼脸都被秦阳轰出的巨力轰烂了……

    “小家伙,你再动一下,我就捏断你的脖子。”

    秦阳淡淡的说了一句,散去了狂暴秘法,冰冷的眼神里,也多了三分情绪波动。

    “还有,你若是想偷袭我,可以试试是我中招快,还是你死的快。”

    小屁孩惊恐不已,如同一个被捏住了命运后颈皮的幼兽,双手双脚耷拉着,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小小年纪,不懂礼貌就算了,还想要将我杀了吃掉,那就别怪叔叔心狠手辣,留你不得了。”

    小屁孩吓的脸都白了。

    一路走来,从来没遇到过他的能力没用的时候,也没遇到过如此铁石心肠的人,竟然要下毒手。

    “别,大叔别动手,我没吃过人,我也不是人。”

    眼看秦阳真的要动手了,小屁孩赶紧说实话。

    秦阳一怔,打量着小屁孩,看了半晌也没看出来什么,念头一转,目中金光闪耀,破妄之瞳和破虚神目一起催动,再次望去的时候。

    就见这小屁孩囟门尚未闭合,一缕灰气随着小屁孩的呼吸,不断的进进出出,他的周身,更有一片香火气缭绕,不断的渗入到他的体内。

    而这片香火气之下,却是庞大的死气、怨气、煞气。

    可是如此浓重的死气、怨气、煞气之下,却还有一缕生机贯穿他全身。

    更重要的,这个小屁孩压根就没有神魂。

    秦阳颇有些愕然,小屁孩还真没胡说。

    他看起来是个人族,可是却根本不是人。

    谁知道是个什么古怪的东西。

    可是就在秦阳看到这一切,分神的刹那,手中拎着的小屁孩,却忽然化作一团烟雾,从他的手中消散。

    秦阳手中,只有一缕古怪的怨气。

    秦阳眉头微蹙,目中神光闪烁,环视四周,目力所及之处,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这个小屁孩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逃了。

    唯独只剩下远处那头还没死的妖狼,还在那发出哀鸣。

    秦阳低头看着这一缕怨气,没有寻常怨气特有的恶意和疯狂,只有一种单纯而又纯粹的意愿在里面。

    而这时,技能也终于有了反应,显示可以拾取了。

    这一缕怨气,要么是小屁孩送给自己了,要么是他自己抛弃了,这一缕怨气成了无主之物。

    不过,一缕怨气竟然能拾取,之前可从来没遇到过……

    炼化的瞬间,秦阳的脑袋里就开始浮现出一些模糊的片段,也感受到其中最纯正的意愿是什么。

    那是一种对于生的渴望,意识纯净如白纸一般,唯一有的一种简单而纯粹的意愿。

    而那些模糊的片段,不甚清楚,声音也模模糊糊,听不真切……

    可秦阳却已经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了。

    前几个月,偶然遇到白袍道观的人时,秦阳差不多已经有所猜测,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

    此刻骤然再见到这一缕最为纯正的怨气,哪里还不明白,方才那个小屁孩是什么。

    他就是怨魔啊。

    胎儿孕育成型,却死在了出生之前的最后一刻,一口世上的空气都没有呼吸过,那种怨气不重,却极为纯粹,执念不强,却也最难消除。

    这种天生的魔头,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出现的,除非是这种怨气积攒的太多,而且侥幸还存留有肉身,才能孕育出一个怨魔。

    这种怨魔,只要成了气候,必然会掀起腥风血雨,执念不消,基本上很难彻底消灭掉。

    而看那小屁孩,看起来才五六岁而已,明显是孕育不久,秦阳可不信这么短的时间,会有另外一波人也在干一样丧心病狂的事。

    不用想了,之前的猜测没错,有人戕害凡人,而且受害的人数量不少。

    说不定除了白袍道观的人之外,还有别的人在印台州这里暗中行事。

    也不知道他们为何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还孕育出一直怨魔。

    要说怨魔也不对,方才那小屁孩,不动用瞳术,根本看不出来他跟一般的小孩有什么区别。

    他身上还有香火气缭绕,说明他在孕育成型之前,就已经有人在祭拜,这才让他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让其从一个只知杀戮宣泄的怨魔,变成了灵智完善清醒的人魔。

    人魔可比怨魔厉害太多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是那些人里面,有人良心未泯,发现了有怨魔在孕育的时候,专门日日祭拜,让其变成人魔?

    让人魔自己去报仇么?

    既然是人魔,而且还能以一缕纯粹的怨气逃离,说明他孕育的地方,肯定是不知道多少幼儿燥了难,所有的怨气都归于他一身。

    有了清醒的灵智,目前最大的执念,自然是报仇雪恨了。

    而同样,有了清醒的灵智,他也会知道,如何才能安安全全的长大,知道在没有足够的力量时苟一下……

    若是肆意屠戮生灵,吞噬血食壮大,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人发现,还未壮大就被除掉已是必然。

    秦阳在小屁孩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杀气,他从孕育出来之后,恐怕还没杀过人,走怨魔之路吧……

    也是他倒霉,竟然遇到了自己。

    接下来,这小家伙恐怕要苟一段时间了。

    拿出一个玉瓶,将那一缕怨气封镇其中收了起来。

    秦阳来到重伤的妖狼身前,看着惊恐不已,挣扎着后退的妖狼,秦阳随意的挥了挥手。

    “行了,别怕了,我说了你连被我宰了熬汤的资格都没有,怕什么怕,回去了给你的小主子带个话,我这人最是心善,要说帮那些丧心病狂的渣滓,将小屁孩扼杀在摇篮里,我心里不爽的很……”

    “让你的小主子记住了,就算是人魔,也能走正途,既然没走猎杀血食的路子,就别走了,这么干虽然强大的快,可脑子也会坏掉,变成疯狂的魔头,会死的很快的……”

    “我这人呢,最不记仇了,小屁孩暗算我的事,我也不会记在心里,所以了,虽然我现在不想扼杀了小屁孩,你也回去告诉他,他千万别来找我麻烦,也千万别再让我碰上了。”

    秦阳踏步上前,在妖狼惊恐的目光中,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眼神冰冷,声音平静。

    “这一次我不去追杀小屁孩,是因为相比之下,我更讨厌那些人渣,也不想成为他们的帮手,但下次,小屁孩再被我遇到,他会死的……”

    “相信我,这世上,没人会比我让他死的更加彻底了。”

    秦阳说完之后,露出一丝笑容。

    “看你怂成这样,我有不吃你,怕什么……”

    摇了摇头,秦阳转身离开,心里是颇有些复杂。

    要说去追杀一个没成气候的人魔,成功率还不算低。

    就凭手里这一缕怨气,想要追踪到,都不是特别难的事情。

    可追到了呢?直接杀了超度了?

    但想到自己会帮那些人渣,在他们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替他们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从侧面救了他们一命,秦阳就一百个不乐意了。

    现在他可是季无道,怎么还去做好事,怎么还去救人呢,而且还可能是救一群人。

    这事不能干,思来想去之后,还是先在小本本上给小屁孩记一笔算了。

    小屁孩既然灵智完整,还懂得苟字要诀,应当也清楚,跟自己杠上,对他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坏了正事。

    大家以后再也别见到了就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小屁孩成长起来之后敢记仇?他留下的那一缕怨气,就是他存在的根本,他要是真想死了,以此为媒介,成全他也不是太难。

    惨死的那些婴孩跟人魔小屁孩,秦阳分得清楚,心有恻隐之心,也只是针对那些惨死的婴孩。

    人魔小屁孩,他已经是一个新生的古怪生灵了。

    收敛了气息,秦阳继续向着五行山迈进,五行山已经近在咫尺了。

    至于之前遇到的那件事,已经不用他管了,除了引来了定天司的追查,现在还有个没成长起来,执念深重的人魔。

    噢,还有个秦阳见了都要退避三舍的大杀器贾福德。

    啧啧……

    想想就觉得,真惨。

    无论是谁,他都摊上大事了。

    秦阳离去之后,重伤的妖狼张开已经被轰烂的嘴巴,一缕灰气从它的嘴巴里飘出来,落在地上,化作了小屁孩的模样。

    只不过此刻的小屁孩,脸色有些发白,个子也比方才矮了一点,损失掉的那一缕怨气,乃是他当时在阴洼地里,吸收掉的怨气。

    这是他的本命之物,用一缕少一缕。

    用掉了就会伤及本源,他的成长都会后退一些。

    小屁孩踢到了铁板,果断断腕而逃,秦阳施展瞳术追查,左右千里之地,总是能看得清了,尤其是小屁孩的特征,在瞳术之下极为明显,却也没找到小屁孩的踪影。

    秦阳也以为这是人魔小屁孩的天赋神通,可能早就跑远了,压根没去想小屁孩如此果断,还费了这么大代价,却还敢留在这里,就藏在妖狼的体内,胆大心细的玩了一手灯下黑。

    小屁孩遥望着秦阳远去的方向,略有些忧愁。

    “小狼,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遇到个气血很强,境界还不太高的大叔,怎么这么厉害,我的神通都对他无用。”

    妖狼呜咽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在调动妖气,恢复自身的伤势。

    “你说那个大叔说的对不对,我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去捕猎血食?”

    这次妖狼却连连点头。

    妖生之中,最大的一个蜕变,就是觉醒灵智,它能在神朝的地盘活这么久还没被人宰了,不是靠实力,而是足够机灵,比其他的妖物聪明。

    “你说的对。”小屁孩点了点头“是我太急了,力量远没有智慧重要,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等对于人族来说的异族,更是如此。”

    “行吧,那大叔没杀我,还给我说了这么多,那我以后再见到他,我不杀他好了,唔,也不对,那大叔好强,我的神通都没用,他说下次见到我会杀了我,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我可能还打不过他,要不这样吧,我们以后避开那个可怕的大叔……”

    妖狼一个哆嗦,连连点头,那个人身上露出来的一些气息,实在是可怕,尤其是说到吃的时候。

    “我们走吧,之前不是见到一个怨气很重的地方么,我们就去那,我去将那里的怨气吸收掉。”

    人魔小屁孩本来的目的地,是印台州,可是此刻,却果断的调转了方向,停留在了印台州南面的高启洲。

    ……

    印台州多山,地势地貌,跟南蛮之地倒是颇有些相似,只不过这里环境可比南蛮之地强太多了。

    东面是东海,而东海,很大一部分地盘,都是大嬴神朝的疆域,再加上东海这边,又不像南海,毗邻环境恶劣的死海,受到影响很大,无论是物产、灵气,还是顶尖强者都不多。

    东海势力很多,强者辈出,甚至东海深处,人族都很难立足,那里有强大的海族控制,甚至还有真龙后裔。

    印台州向西,直着前进,越过四州之地,就能抵达神朝的南都离都。

    再加上此地也是沟通南北,沟通东西的要地,所以抵达这里之后,秦阳能清楚的感觉到,这里可比南境的黔俞州繁华太多了。

    虽然黔俞州在南境也排不到前列……

    靠着双脚,行走了数日,就在印台州见到了不少如他一般,靠着双足,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行来,磨砺肉身的苦修士。

    这些苦修士的模样,看起来比他还要饱经风霜太多太多,他们都是苦修磨砺自身,不知道坚持了多少年了。

    跟几人攀谈了一下,才知道为何最近印台州见到的苦修士这么多了。

    五行山的千年大典在即了。

    五行山乃是东境的体修圣地,自然会有源源不断心向炼体大道的人,前来五行山,意图加入到五行山。

    可惜啊,虽说炼体之法与炼气之法略有不同。

    炼气之法,修行的功法,筑基无悔,铸就道基,就只能依次为基础修行了,纵然是更换功法,也必须是同根同源,一脉相承,契合极高的法门才可以。

    不然的话,就只有废去道基,重头再来了。

    而炼体之法,入门的难度比炼气之法低的多,凡人的世界里,也有很多低劣的炼体法门,纵然天赋很差,有恒心有毅力,也是能入门的。

    后续的修行,若无好的法门,无足够的资源,有足够的毅力和决心,炼体之法,也能慢慢的进步,只是快慢有差距而已。

    纵然是更换法门,也远比炼气修士方便的多,因为炼体的法门,一脉相承,契合度极高的法门实在是太多了。

    再加上肉身底子在,纵然是换了法门,影响也不至于特别大。

    所以了,五行山除了招收那些尚未铸就道基的修士之外,每一次千年大典,都是一次对于那些已经有些实力的体修的机会。

    无论是筑基、三元,还是神海、灵台的体修,都可以在千年大典的时候,参加五行山的考核,说不定就能进入五行山,未来前途可期。

    至于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热衷?

    那也是有现成的例子在呢,五行山的现任掌门,当年就是在千年大典的时候,进入的五行山。

    他天赋还算不错,可是就如同众多根本没有人发现的有天赋之人一般,可能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有天赋,也不会走上修行之路。

    这位掌门的运气,比之有同样经历的凡人,还算不错,小时候就意外得到了一门低劣的炼体法门,靠着这个法门,加上足够的努力和毅力,在五十岁的时候,修炼到了三元境界。

    可到了这个境界之后,没有资源,没有好的法门,炼体进境缓慢的弊端就出现了。

    正好那个时候,赶上了五行山的千年大典,他就来试一试,没想到天赋、毅力、心智、悟性,都不错,尤其是毅力极强,如此自然是顺利的通过了考验,加入到了五行山。

    随着时光流逝,岁月荏苒,时至今日,当年参加千年大典才被招进来的小修士,已经成了五行山的当代掌门。

    有如此励志的榜样在前面摆着,如今众体修对于千年大典的热情,就可想而知了。

    秦阳听说了这些故事,不禁肃然起敬,五行山的现任掌门,可真是个传奇。

    “你也是来参加千年大典考核的吧?”一同上路的苦修士,说了些自己知道的事之后,就随口问了一句。

    正常人现在估计都会认为秦阳要隐藏身份,去参加考核,名正言顺的加入到五行山,届时再拿出来推荐信,给五行山的大佬……

    “噢,我不是,我是来投奔亲戚的。”

    秦阳呲牙一笑,随口回了一句“这不是听说五行山的千年大典么,就来看看热闹。”

    “不是啊,可惜了,你也来试试啊,说不定就能被选上了,千年才有一次机会啊……”同行的苦修士心肠倒是不错,还在这规劝秦阳别放弃机会……

    这位苦修士,叫华落,名字听起来像是书生,可他才是一个典型的苦修士,而不像秦阳半路出家。

    他着上半身,全身都布满了风霜的痕迹,整个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模样,可是以他的境界,此刻顶多相当于凡人三十岁而已。

    就是苦修炼体,才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呵呵,没事,我要投奔的这位亲戚,就是五行山的人。”

    “嘘!”华落大惊,连忙拉住秦阳,左右环顾了一下,才压低了声音道。

    “你小声点,你不会以为有亲戚在五行山,你就可以不用考核就进五行山吧?你可太小看五行山了,五行山乃是体修圣地,最是严格不过,纵然是那些从零开始,被招收到五行山的弟子,每年都会有人被赶出去。

    对于我们这些半路加入的体修来说,考核更为严格,最容不得舞弊,若是考核不通过的,就算是掌门,也不能徇私,你这话可别在别的地方说,不然就坏事了,不但害了你,还害了你那亲戚……”

    “没事,放心吧,我又没说我要加入五行山,我只是来投奔亲戚的而已,你别紧张……”秦阳安抚了华落一句。

    “噢,这样啊,吓死我了……”

    “别想那么多了,你去参加考核,尽全力就行,我看你没问题的。”秦阳反过来祝福了华落几句。

    秦阳倒是挺喜欢这个华落的,见到的这么多人里,华落算是极少数心思单纯,心肠也不错的人。

    秦阳当然也希望他能梦想成真。

    至于自己嘛,很显然就是一个走后门的可耻之人。

    考核什么的,是不会去参加的,掌门不敢徇私,那就找掌门他师父呗。

    没错,当初仡楼大佬给的推荐信,就是给五行山现任掌门的师父的,五行山的上代掌门。

    至于加不加入五行山,能不能学到五行山的镇派经典五身宝经,秦阳其实也没多大执念。

    来这里,一来是避避风头,二么,自然是不能辜负了仡楼大佬的一番好意。

    到了五行山附近,隔着很远,秦阳就能感觉到这里的异常。

    这里的灵气,极其活跃,随着靠近,温度越来越高,距离山门尚有千里之地,温度已经高到了凡人难以生存的地步,越是前进,火热之气,就越是浓厚,甚至可以看到空气中不时的浮现出一团火焰。

    “季兄,是我疏忽了,忘了给你说了……”华落一拍脑袋,脸上带着懊恼“这里其实已经是考验的一部分了,我们从南边过来,越是前进,前方火热之气越是浓厚,若是修行了火行的炼体之法,根基稳固,想要走到山门,应该不难,纵然不行,就可以在这里修行,进境必然会很快……”

    “这是人太多了,先行排除掉一部分人?”秦阳轻吸一口灼热之气,毫无感觉。

    “是啊,每次千年大典,人都太多了,五行山就如此设下门槛,境界越高,受到的压制就越强,若是走不到山门,自然是被淘汰了,季兄,你要是修行的别的炼体法门,想要去五行山,还是走其他方向吧。”

    “没事,我五行俱全,五行的炼体之法,我都有修行过……”

    “呃……”华落犹豫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秦阳暗叹一口气,什么世道啊,硬生生的将华落这种老实人,都逼成了说真话都不信的俗人。

    算了,世人皆醉我独醒,解释什么啊,爱信不信吧。

    一路继续前进,灼热之气越来越强,空气中不断凝聚出的火焰也越来越多。

    不同的人,感受到的火气也有所不同,华落的皮肤都变得有些发红,已经拼尽全力的抵挡、炼体,可是他的底蕴和根基不够,可是需要费力气了。

    而秦阳,行走其间,呼吸如常,根本没什么感觉,哪怕因为他的境界更高,底蕴雄厚,体表已经有一层薄薄的火焰笼罩,秦阳也没太大的感觉。

    一路走到了山门,秦阳没跟其他人一样,去等待着下一项考核,而是直接找到了接待的弟子。

    “麻烦小哥给通报一声,故人后辈,前来拜访山谦前辈,有书信相赠。”

    “来参加考核就好好的参加,别弄这些没用的,再说,五行山没有一个叫山谦的前辈。”接待的弟子眉头一蹙,目光都变得有些不喜。

    “罢了,我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不跟你一般见识。”秦阳摇了摇头,不跟他多言。

    左右环视,自顾自的来到山门前,轻吸一口气,暴喝出声,声出如雷,在山中炸响。

    “故人后辈季无道,携书信前来,拜见山谦前辈。”

    声浪滚滚而去,眨眼间,秦阳就被一群五行山的弟子,围在了中间。

    秦阳静静的等着,不多时,就见一道神光飞来,落在秦阳面前,化作一个五大三粗,一头红发的壮汉。

    “刚才就是你喊的?书信呢?”

    秦阳拿出书信,交给了对方。

    红头发壮汉,拿着书信左看右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信封之上,只有一列笔法飘逸的大字。

    “山谦老鬼亲启。”

    红发壮汉嘴角抽抽了一下,这下是彻底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山谦之名,不是老一辈的人,都没几个知道的,纵然是宗门之内,绝大多数弟子,都只知道太上长老。

    而敢在信封上就写上老鬼这俩字,不是太上长老的好友,也不敢这么干……

    也就是说,写信的大佬,起码是跟太上长老一个层次的人。

    红发壮汉对周围的人挥了挥手,让他们都滚蛋,这才对秦阳伸手虚引。

    “小兄弟这边请。”

    。
一品修仙无弹窗http://www.freshxs.com/xiuzhen/yipinxiux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一品修仙http://m.freshxs.com/xiuzhen/yipinxiuxian/一品修仙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一品修仙》版权归原作者不放心油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崩坏神话太极真神苍穹之上巴山剑场西游之问道长生乱仙万界仙主二青洪荒之妖皇逆天独步昆仑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