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神朝风云 第四零五章 就你韩安明事多,默契的俩老乌龟

推荐阅读:玄尘道途血蓑衣最强神话之无上帝皇大妖猴浪迹在诸天能穿越的修行者三国之武魂通天仙法供应商我真是齐天大圣神通渡世
    秦阳换好了衣服,梳理了头发,神情平静,眼神里带着一丝纵死无悔的信念。

    三司会审开始了,季无道也该杀青了。

    时至今日,这次会审,也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了,献国公对于之前的罪过,早已经放弃挣扎了,对于他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

    害了些许凡人,又不是大范围的屠杀,若非催生出人魔,怕是根本不会有这次的三司会审,最后的结果纵然是处置严厉,也不会要了他的命。

    秦阳在离都待了这一年多,对这边的游戏规则理解的愈发透彻,尤其是心里也大致明白,那位乾纲独断的大帝,怕是也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既然他不在意,那就搞些他在意的事情。

    贱天霄今天难得正经了一些,没有在吉祥街厮混,亲自来送秦阳去大理寺。

    本来敲响震天鼓的地方,惯例就是开审之地,可这次,刑部尚书叶建仲,与献国公之间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波及众多,于情于理,都不能再在刑部开审了。

    大理寺在离都的地位很尴尬。

    按照规制,大理寺掌断天下奏狱,权利极高。

    寺,廷也,有法度者也,放到秦阳前世,大理寺就是最高法。

    名义上是这样,可在大嬴神朝,事实却不是这样,刑部、定天司的职能,都与之有重叠。

    离都之外有什么案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上报之后,若有异议,现在决断的也是刑部。

    离都里发生的案子,按理说是要给大理寺处理的,可事实情况是,小的都被离都本身的府衙处理了,牵扯到权贵,牵扯到氏族的,大理寺也没决断权。

    好端端一个最高法,硬生生的变成了地方信访办一样的地方。

    而且百八十年,都没一个上访的人。

    朝廷上下到九品芝麻官,上到亲王,压根就没一个能对大理寺看得上眼的,连平日里的走动都没有。

    说起来大理寺卿在规制上,还是同属六部尚书一级别的大佬,可大嬴神朝的大理寺卿,品阶没变,可实际上呢,却成了一个处理鸡毛蒜皮小事的养老单位。

    正因为如此,三司会审今日开审,借用了也不过是大理寺的地盘而已。

    大理寺卿一头白发,眯着眼睛,跟没睡醒一样,迷迷瞪瞪的就来到了正堂,跟刑部尚书叶建仲,和定天司来的代表,一品外侯韩安明见礼之后,就坐在那发愣,神思转眼间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了。

    韩安明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而叶建仲也毫不在意大理寺卿的样子。

    大理寺什么情况,他太了解了,这位大理寺卿,也只是在这里养老而已。

    再说这次的三司会审,本身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大理寺卿一副你们聊,这不关我屁事的态度,也没人管他。

    时辰临近,献国公被宣召而来,秦阳也被带了进来。

    打眼一看这阵容,秦阳心里就有谱了,这也太走过场了吧?

    定天司的司长都不到,大理寺卿还是个已经开始打盹的糟老头。

    本来还打算在杀青之前,慷慨激昂,舌战群雄一翻,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结果。

    秦阳走上前,跟各位一一见礼,无论是老熟人韩安明,还是不知是不是已经睡着的大理寺卿,甚至是叶建仲,秦阳都没有失了礼数。

    依照规矩,叶建仲伸手一挥,厚厚一沓子卷宗,在半空中展开,化作一张巨幕一般,摆在献国公面前。

    “这些是罪状,一桩一件,清清楚楚,献国公,你可仔细看看,有什么异议了,可一一申辩。”

    这是正常的路子,上来先说一遍,有人告你什么什么罪状,你可认罪,然后不认罪,大家再继续申辩。

    然而,这一次,献国公却只是打眼扫了一眼,大致看了一下,的确都是之前戕害凡人的罪状,只不过细致之极而已。

    “臣,有负圣望,臣领罪。”

    献国公毫不犹豫的认了罪,相比后面的事情,这点小罪,不值得去申辩,也不值得去浪费精力,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认罪,给大帝留下一个好印象。

    处罚也不会有什么太重的处罚,无所谓了。

    叶建仲深深的看了一眼献国公,他也不想继续在这件小事上耽搁了,走个流程就行了。

    叶建仲随手一挥,收拢卷宗,缓缓的道。

    “既然此案案情明朗,国公大人供认不讳,本官即刻就会前往宫城,面见陛下,据实奏报。”

    就在这时,一直眯着眼睛,跟没睡醒一眼的大理寺卿,才好似如梦初醒一般,努力睁开了一点眼睛。

    “啊,什么?面见陛下?这是审完了?”

    大理寺卿无神的眼睛环视一周,露出一丝苦笑,站起身,对着周围一拱手。

    “老夫年事已高,精力略有不足,实在是让诸位大人看笑话了,勿怪,勿怪……”

    “付大人无需如此。”韩安明站起身,回了一礼,而后再对着叶建仲一礼:“叶大人,下官还有话要说。”

    “案情如此明朗,铁证如山,献国公又供认不讳,你还有什么异议么?”叶建仲眉头微蹙,心里颇有些不爽利,怎么这个家伙又跳出来。

    “叶大人误会了,对于案情,下官并没有什么异议,只是此案之中,尚有一人魔未见,下官也不过是想趁此机会,问一问季无道。”

    “原来如此,韩大人身为三司之一,自然有权利审问,何须如此客气。”

    一听这话,叶建仲的眉头就舒展开了。

    “季无道,本官只想弄清楚,人魔到底现在何处?”韩安明转过身,目光锐利如同鹰隼,盯着秦阳的双目:“人魔之事,事关重大,无论他是否化作怨魔,都不能放任不管,你应当明白。”

    正在开开心心打酱油的秦阳,听到韩安明的话,恨不得当场脱了鞋塞他嘴里,再一巴掌抽死他。

    就你特么的事多!

    在场的人,谁没看出来,这件事已经定性,今日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

    大家都很忙的,没看到献国公和叶尚书,都急着要走么,他们都忙着趁此机会坑死对方呢,你在这耽误人家去投胎,还有没有公德心了?还是人么?误了投胎时辰,变不成猪狗怎么办?

    压下心头的三尺无名火,老韩这人不地道的很,非要把我牵扯进来干嘛。

    沉吟了好几个呼吸,秦阳才缓缓道。

    “韩大人,你既然这么问,那我就把话给你说明白了。

    人魔在哪,你别问了,我不会说的,他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教导成才,让他明白礼义廉耻,懂得克制,我不会告诉你他在哪,你也别费心思。

    纵然你将我带回定天司,八十般刑罚轮一遍,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从我踏入离都城门的第一天起,我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甚至没打算活过今天,我死了,人魔失去了控制,他会不会变成怨魔,我不确定,但我可以确定,只要催生出人魔的罪魁祸首死了,人魔怨气消散,就再也不会有怨魔,也不会有人魔了。

    你放着被告不管,却非要去对付一个因怨气滔天,因悲惨而生的小孩子,韩大人,你的良心不会痛么?哦不,是你还有良心么?”

    韩安明被怼的面红耳赤,硬忍着再也不说什么了。

    秦阳说的没错,只要严格按照神朝律令处理,献国公催生出人魔这一条,就足够让他死了。

    只要献国公死了,罪魁祸首就没了,人魔的怨气自然消散了,届时就算是人魔还在,那也不再是人魔,也不会再变成怨魔。

    隐患自然而然的彻底消除了。

    而献国公,这时才第一次瞥了一眼他从来没正眼看过的秦阳。

    只是轻轻一瞥,嘴角微微一翘,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如此天真的年轻人,自以为抱着必死的信念,以卵击石就能达成目的?

    他撞的这块石头,可不是他献国公,而是神朝的游戏规则,是大帝。

    献国公迈步向外走去。

    秦阳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献国公,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而后面,叶建仲也走了下来,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装作以前根本没发生过冲突的样子,对秦阳点了点头。

    “年轻人不错,你且放心,本官定然会直谏到底,定然不让献国公轻易脱罪。”

    秦阳微微欠身,也露出一丝微笑。

    “那就祝您一生愉快。”

    叶建仲微微一怔,心里略有些疑惑,难道这个季无道不知道之前的伏杀是他干的?

    真是个单纯又勇敢的年轻人啊。

    暗暗摇了摇头,叶建仲也迈步离去,准备前往宫城,准备多日,今日就是给献国公必杀一击的时候了。

    看着两人一个接一个离去,韩安明这才忽然明白,为何三司会审如此重要的事情,他的师尊,会根本不来,只是让他来代表定天司出席。

    这个过场,怕是所有人都清楚的很了。

    韩安明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离去。

    秦阳望着他的背影,忽然来了一句。

    “韩大人,我近来会一直在吉祥街的藏香阁,韩大人,若是还有什么想问的,直接来藏香阁就好。”

    “好。”韩安明没有多想,只是一拱手就转身离去。

    大理寺内的正堂里,除了衙役书吏,就只剩下大理寺卿了。

    须发皆白的大理寺卿,迈着略有些跛的老迈步子,慢慢的桌后面走出来,向外走去。

    走到秦阳身边的时候,老头佝偻着身子,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

    “年轻人啊,要变天了,赶紧回家吧。”

    秦阳眼睛一眯,看着这位怎么看都像是快入土的老头子,立刻想到了之前告诫自己的话。

    在离都神朝里,但凡是能久居高位而不下的,必定会有过人的本事。

    哪怕这个人看似没什么权利,只是一个全程划水的糟老头子。

    “老爷子,承您吉言,看到老爷子,让我想起来当年,老家村里的一个老人家,他也是左边脑袋曾经受伤,但不知为什么,却是右半边身子有些不利索了。”

    老寺卿脚步微微一顿,缓缓的转头,看了秦阳一眼。

    “年轻人,知道太多,没好处。”

    “老爷子,您这句话,就掉身份了。”

    老寺卿微微一怔,失声笑了一声,而后继续向前走,只不过这一次。

    秦阳却看到,老头原本是左半边身子有些不利索,这次却变成了右半边身子不利索,转变的毫无破绽,甚至细看之下,都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哪边了。

    秦阳再多看几眼,就彻底分不清楚了。

    心底无比叹服,高手啊,老戏骨就是不一样,这种润如无声,自然而然,没有半点浮夸的演技,就比他强太多了。

    要学的还很多啊。

    秦阳回到了藏香阁,看了一眼如心的房间,房门紧锁,还没有打开,但这不过半日的时间,大家也没人会多想。

    她是不是还活着,秦阳也不知道。

    就像是掷骰子,是生是死,是季无道的布局让如心金蝉脱壳,还是秦有德大仇得报的将如心毒死,这一局谁赢,全看老天爷心情。

    秦阳回到自己的房间,拔下一根头随手丢了出去。

    分身出现之后,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坐在矮几后面。

    秦阳一拱手,向着门外走去,三步之后,身形就渐渐的变淡,直到彻底消失无踪。

    这种时候,当然不能在这里等死了,该做的都做了,他也不能留在离都了。

    悄悄离去的路线,之前已经踩过好几次点了,尤其是当初化作海观澜那一段戏,更是顺手摸透了不少城门口的规矩。

    顺着一位权贵下属的商队,一起离开了离都。

    而离都之中,献国公和叶尚书,也已经通过了重重宫门,向着偏殿而去。

    大帝会在那里接见他们,听他们汇报审问的结果,再做出最后的处罚决断。

    二人一同进入,到了大殿之前,对视一眼,互相冷笑一声,迈步而入。

    正常的汇报,没什么特别的,献国公跪伏在地,老老实实的认罪认罚。

    “献国公,戕害凡人……罚没俸禄千年,禁闭自省十年……”内侍举着旨意,将最后的决断念出来,看似一大堆的处罚,其实没有一样是伤及根本的。

    “叶尚书,办案有功,赏……”

    该判的判,该赏的赏完之后,内侍这才继续道。

    “二位大人,接旨吧。”

    二人一起跪伏在地,齐声道:“臣领旨谢恩。”

    但接完旨之后,二人却都没有起来,又异口同声道。

    “臣为陛下贺,恭贺陛下了结多年心结。”

    这话说出口的瞬间,两人又齐齐一顿,忽然转头看向对方,都看到了对方脸上一闪而逝的惊讶,那种完全出乎意料而来的惊讶。

    同样,两人又同时感觉到一阵不妙的情绪,在心中浮现。

    尤其是看到对方也一起拿出一个木盒之后,两人心里都浮现出俩字。

    “坏了!”

    跟着心中又浮现出一个名字。

    沐如心!

    可是此情此景,何止是骑虎难下了。

    他们都没有退路了。
一品修仙无弹窗http://www.freshxs.com/xiuzhen/yipinxiux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一品修仙http://m.freshxs.com/xiuzhen/yipinxiuxian/一品修仙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近准备将服务器放到国内,这样兄弟们访问会快很多,但是国内服务器都很贵,所以放了些广告,兄弟们支持一下!
由于服务器在美国,联通或者网通宽带的有时候访问会比较慢,可以找个电信的代理,那样会比较快,不懂设置的可以在群里咨询一下。

喜欢小说的也可以点顶部和底部的QQ群加一下,一起聊聊天都蛮不错的。
《一品修仙》版权归原作者不放心油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横刀滇娇传之天悦东方巴山剑场刀神传说之刀神李流水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